当前位置:主页 > 河北收藏网 > 艺苑 >

2020西藏行(十八)之穹窿银城

时间:2020-09-22 20:51 浏览人数:

仰千山之巅 观万水之源

——2020西藏行(十八)之穹窿银城

 

        财经时讯消息(朱启荣/文、摄影)在阿里“河北大厦”,边休整边赏游。按照预先计划,将再次走进穹窿银城。2018年7月,在阿里地委宣传部蔡云峰副部长的带领下曾首次进入穹窿银城,给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此行将再次探访象雄文化之都——穹窿银城,心里依旧很是期待。

        遥远的西藏阿里腹地,曾经有两个著名的王朝——象雄王朝和古格王朝。两个朝代按时间先后分别统治了阿里地区数千年。两个王朝的位置都在札达县,古格遗址名声在外;象雄王朝的都城却鲜为人知,由于象雄王朝历史更久远,考古论证的难度更大,象雄都城的具体地址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近年来考古学家在219国道的门土乡以南发现了两处遗迹,初步认定为象雄王朝的都城——穹窿银城。

        车队从狮泉河镇出发,经噶尔县门土乡,转小路沿西南方向前行,在朗钦藏布江北岸的故如甲木寺附近,有一处遗迹,近年来被认为是穹窿银城遗址。另外,从故如甲木寺出发向西北,就进入象泉河峡谷地带,前行约二十公里,在曲龙村西南方的悬崖峭壁上,有一处壮观的城堡,当地人称曲龙银城。河对岸远眺曲龙银城,红黄银三色土层在阳光下熠熠闪亮,崖壁中部的银色土层尤为醒目,整体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巨鹰。曲龙、穹窿应为同一藏语音译,都是雄鹰的意思。按遗址的规模和视觉形象上看,曲龙村的遗址更像是象雄王朝都城,不过这只是人们美好的假设,最后的结论还是留给考古学家吧!

        穹窿(曲龙)银城由于位置偏远、人迹罕至,很少有人进入。也正因为此,遗址的保护较为完整。从西面穿过曲龙村,沿山路一转,眼前的象泉河谷豁然开朗,河谷对岸土山拔地而起,高度差足有三、四百米,十分险峻。崖壁上的城堡随山形而建,大小不等的洞窟无序排列其间。沿简易小路爬上城堡顶部,眺望远方,曲线优美的象泉河谷、赤红的土堡和河谷中的一抹绿色对比鲜明,土堡建筑的形制与山形完美结合又不失变化,窟与窟相邻,窟中有窟,洞中有洞,整个城堡建筑结构复杂多变,各不相同。洞窟结构虽然复杂,宛如迷宫,但因为外墙土质颜色的相同又完美统一,概古人因条件和工具所限,因陋就简,妙手偶得的建筑在今人看来竟然如此浑然天成,真可以称之为天人合一的完美建筑典范。

        银城洞窟内还有今人居住的痕迹,许多洞窟内的壁画还清晰可辨。

        穹窿银城,又作琼隆银城,位于海拔4400米的卡尔东山顶,面积10余万平方米。藏语为“琼隆威卡尔”。“琼”是大鹏鸟之意 ,“隆”即“地方”,“琼隆”也就是大鹏鸟居住的地方。“威”本意是银子,这里引申为银色,“卡尔”是城堡之意。简而言之,琼隆威卡尔即“大鹏银城”。古象雄文明是西藏文明真正的根。

        提起充满神秘色彩的象雄古国,也许很多人并不了解,甚至会感到陌生。古丝绸之路上的风沙穿越千年,将这段公元7世纪之前的历史尘封于雪域高原之上。

        穹隆银色城堡,是最著名的古象雄遗迹,是古象雄王国上中下三门的上门所在地,有古象雄18王国的城堡之首象雄银城遗址。据记载,本教创始人大觉者辛饶弥沃佛诞生于公元前5-6世纪,据《万部论》记载:大觉者辛饶弥沃骑着大鹏鸟到世间去传法,第一个降在象雄地方,故有本教早于象雄之说,那时象雄国王也称为象雄本教王。

        经典《记忆啊嘎贡堆》中记载“世界中心为冈底斯”、冈底斯的西面有沃布四门也叫象雄卡玉。从前大觉者辛饶把琼隆银城命名为“大觉者乐城”。 经典《朵堆》中记载:“建琼隆银城,贡察诞生于此”。大觉者亲自修建了琼隆银城,贡察诞生与琼隆银城等记载在大觉者十二大功绩之第七功绩处妖降魔时期。当时的象雄国王是谁呢?据记载,当时的象雄国王是象雄强入尖十八代国王之首象雄司巴杰赤唯色强入尖。《宗扎论》记载:象雄之地蛾穴达那,沉香数之林,大觉者乐城,即叫琼隆银城,也叫沃布四门。

        象雄王朝的起始与结束到现在还是个谜,相信文物学家在不久的将来会解开这世界之谜。

     作者简介:朱启荣,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摄影家协会媒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资深媒体人。

(编辑:彭海峰)